Proteintech 新品 | 中和抗體Neutrakine系列正式上線!

發佈日期:2020-03-18

2018年4月,Proteintech正式收購全球頂尖人源蛋白質生產商HumanZyme,距今已近兩年時光。在此期間,Proteintech秉承著對高品質的不懈追求,一方面不僅建立了GMP級別實驗室以生產更優質的活性蛋白;另一方面,又以該系列活性蛋白為原料研發出更多高品質的新產品,例如:Neutrakine系列中和抗體。

 

|何謂中和抗體?

       在天然免疫反應中,相信大家對體液免疫都不陌生。作為體液免疫的關鍵,抗體的一個重要功能就是中和作用,即部分特殊抗體分子結合在病原體表面的特定區域,阻止其與宿主細胞表面受體的結合,進而有效地保護宿主不受病原體入侵。以新冠肺炎為例,在正在嘗試的各種治療方案中,有一種思路就是從康復病人的血清中分離抗體去治療其他患者,這分離的抗體中有一部分抗體(中和抗體)可以識別並結合在SARS-CoV-2病毒S蛋白而阻止其與人體細胞表面的ACE2受體蛋白結合,從而實現對病毒擴散的干預。

類似地,在許多研究中經常需要借助抗體與靶標的特異性結合來阻斷靶標分子的功能,在這個過程中人們將作用於受體(如:ACE2受體等)的抗體叫封閉抗體(Blocking Antibody, BA),將作用於配體(如:SARS-CoV-2病毒刺蛋白、細胞因數、激素等)的叫中和抗體(Neutralizing Antibody, NA)。 

 

中和抗體的應用

       從上面示例不難看出,中和抗體在抗體藥物開發方面具有非常廣闊的應用前景,近幾年大熱的PD1/PDL1免疫療法同樣基於此理。除此之外,中和抗體還可用於 驗證靶標存在、探究靶標功能、研究生物學過程機理等科學實驗。

例如1989年,T.0.G.KOVACS發表題為“Gastrin is a major mediator of the gastric phase of acid secretion in dogs: proof by monoclonal antibody neutralization.”的經典文章中,通過使用Gastrin中和抗體中和血液中的Gastrin驗證了其對胃酸分泌的調控作用。

再如,2017年Tadaharu Kobayashi等人在“Angiogenesis in newly regenerated bone by secretomes of human mesenchymal stem cells”一文中使用類似的手段證實了MSC-CM中存在的VEGF是其促進血管生進而促進骨再生的關鍵。

顯然,對於普通結合抗體而言,我們或許可以通過ELISA、WB、IHC等試驗檢測靶標的存在,但是對於靶標生物學功能的驗證,中和抗體明顯更加便捷有效。(更多相關研究案例請參考文末相關文獻,此處不再贅述。)

 

Neutrakine系列的優勢

相對於普通結合抗體,中和抗體識別位點更特異,也意味著研發難度的增加,為此市場上能提供成熟中和抗體的廠家不多。Neutrakine系列中和抗體作為Proteintech自主研發的精品系列,有著其獨特的優勢:

(1) Neutrakine系列中和抗體都採用具有真實活性的蛋白Humankine作為免疫原,因而可以更好地與天然形式靶蛋白反應。

(2) Neutrakine系列中和抗體都經過Proteintech全自主的、真實的生物活性檢測(而非普通理化方法),每一個產品都提供嚴格的中和試驗檢測資料。

(3) Neutrakine系列中和抗體全部以凍乾形式提供,除PBS外無其他添加物(不含甘油、不含防腐劑、不含海藻糖),內毒素含量超低(小於0.1EU/μg),從而把buffer對實驗體系的干擾降到最小。

(4) Neutrakine系列中和抗體都能以極高的親和力與靶蛋白表面的功能區域反應,賦於這些抗體更大的應用潛能,尤其是液相中的反應應用,如酶免與化學發光、免疫層析、免疫沉澱等應用。其中部分產品已被作為原料應用於Proteintech的ELISA試劑盒產品中。此外,這些抗體經過人源化後,有望藥用於治療細胞因數風暴等免疫相關疾病。

 

Neutrakine系列產品列表

截止日前,Neutrakine系列中和抗體已經正式上架9個產品,產品詳情見下表;此外更多產品仍在研發中,後面將會陸續上線,敬請期待!(ND50:中和率為50%時的中和抗體濃度,即半數中和濃度。)

產品詳情請參見Proteintech官方網站

【參考文獻】

1.  Wataru Katagiri et al. Angiogenesis in newly regenerated bone by secretomes of human mesenchymal stem cells. Maxillofacial Plastic and Reconstructive Surgery 2017; 39:8
2.  L T May, R Neta, L L Moldawer, J S Kenney, K Patel and P B Sehgal. Antibodies chaperone circulating IL-6 Paradoxical effects of anti-IL-6 Neutralizing antibodies in vivo. J Immunol 1993; 151:3225-3236
3.  Gordon Moody et al. Antibody-mediated neutralization of autocrine Gas6 inhibits. Int. J. Cancer 2016; 139, 1340–1349
4.  Yasir A. Syed, Chao Zhao , Don Mahad, Wiebke Möbius, Friedrich Altmann, Franziska Foss, Aycan

 

文章來源:Proteintech


更多Proteintech文章

 

 

訂閱圖爾思電子報

您可以從電子郵件中得到我們最新的消息與資訊

訂閱服務確認

已發送 Email 驗證信給你,請點擊信件連結以完成訂閱程序

訂閱失敗

暫時無法接受訂閱,請稍候重新嘗試